24輪盤/深海

來源:漫漫看 問卷調查 浏覽量:2019年12月07日 5596

天陰沉沉的,不一會飄落幾滴細雨。

走在返校的路上,24輪盤一直試圖將頭頂的那把上推向父親,可每次都被無情地推回來,父親暴露在傘的外邊的那一側卻全濕了。

“這次回去,事事注意安全,保證自己身體健康。”父親的話打破了沉靜。我十分詫異,眼神不由地向他瞥了一眼,卻看見他嘴角顫抖著,嘴角揚起慈祥卻陌生的笑容。

我的父親,一向不善言談,性格有些暴躁。小時候,我很調皮。一天,鄰居來家裏投訴,說不知是誰踢球把她家的玻璃撞碎了。父親連忙向鄰居道歉,不知從哪找來條鞭子,沖進我房間裏,什麽都沒說,如雨點般抽打我。只留下我躲在角落下委屈的淚花。

後來才發現是一場誤會。

事後,我再也沒有與父親真正地說過話。

“不要緊張,放輕松,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假若你真的不成器,我和你媽,永遠是你的依靠,記得回家。”父親的話把我拉回來,聽到這,我的心忽然興起波浪。一陣涼風吹過,我瑟瑟地發抖,而父親立馬將我接進懷裏,我分明感受到那久違的溫暖,一顆雨砸在我臉上,更砸在我心中。

不,這不是。我忘不了那時的你。

在禮堂裏,我被人群簇擁著走上了獎台。又一次高舉獎杯,又一次歡呼如潮。緊擁著榮譽,在閃光燈不停的閃耀下,我艱難地尋找父親。人群中,唯獨沒有父親,台下座位上,只有父親一個。瞬間,禮堂仿佛空蕩蕩的,只有孩子與父親在對視著。是那麽冷漠,是如此不屑。父親那空洞的眼神讓光芒萬丈的獎杯褪色。站起身,走向自己的兒子,一把奪過緊擁著的獎杯,父親毫不猶豫地把它交給後台的老師。兩行熱淚又一次不由自主地流淌下來。

快到學校了,我終于開口了。“爸,就這裏停吧。不用再送我了。”父親的手緊緊地握住背帶。我默默地低下頭,卻看見父親那雙布鞋早已濕透了,褲腿也濕了大半截。雨越下越大。

“不,讓我再送你一程”我的強硬,使一向要強的父親答應了。他的手慢慢地松開背包,我把行李接了過來,而父親趁機把傘塞給我;“這幾天都有雨,注意多穿些衣服,別感冒了。”我轉身離去,而父親仍舊默默站在校門口,踮起腳尖張望著兒子越走越遠的身影。 

幼年時代,我曾被電視中播放的黑暗的深海嚇哭過,那樣深不見底的黑暗像是深淵。仿佛懸崖峭壁的白花,幾點零星的微光在漆黑中奄奄一息的閃爍著。又像沼澤一般,危險又粘稠,吸附在腦海中,粘不住自由但是禁锢了思想。于是一角房間在心中形成,封鎖那片浩瀚,心房,忽然緊縮了起來。

後來有了獨立思考的意識,便想自我消除了這種恐懼。但當我走進這個世界時,當我感受這個世界的美好與絢爛時,總有不速之客闖進這美麗的油畫世界,像是調錯色的醜陋顔色,一不小心潑在了畫上,就這樣在我心中劃過了一片汙漬。扭曲的畫,轉過身,便是那一望無際的黑暗,像黑洞,緊緊凝視它,下一秒就會像你逼近,然後墮落,最後被撕碎。世界的醜陋與美好永遠是對立的。

當我看見可愛的貓咪輕蹭著我的腳時,總會看到它身後的籠子。當我努力學習得到更好的成績時,總會看見老師贊美的總是那個經常送給老師禮物的孩子。當我完美的完成自己的工作時,會發現它——最後不屬于我,別人高興地去領賞。而我只能慶幸自己磨練了自己。

所以,趨近成年的24輪盤,忽然懷念起小時候看見過的那片深海,即使暗流湧動,危機四伏,但是那一點點零星的光芒卻像是一盞燈,點亮心中封閉的那角房間。心中有燈,路自然亮。爲什麽要去抱怨這一片黑暗?如果現在無法動搖它,改變自己,總有一天一切都會因自己改變,而渲染了整個黑暗,绮麗的光總會越來越強,毫不動搖的燈,永遠會給予你最好的動力。

摔倒了別哭,爬起來繼續摸索,黑暗的眼瞳永遠可以映出心中的光芒,在這看似美好的社會中,不放縱,不喧鬧,不浮躁,安靜的沉寂在深海中,默默地提著燈往前行走,總有一天會遇到另外一盞燈,之後,越來越多,最終點亮整個海下世界。

你覺得黑暗是一望無際的嗎?是的。但它卻是不堪一擊的。虛僞的表層覆蓋再多的黑泥,最終也會因一點點星光的照耀下片甲不留。就像這深海一般,總有希望之光。每個生物,都在努力生存。

在這深海裏勇敢的走下去,沒有絕望會侵襲你。每個人都是自己心中的英雄。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