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加入收藏

  注冊 | 找回密碼

搜索

留一徑淺香

已有 4800 次閱讀 2012-3-30 15:06

  又一春,揚花,飛絮,穿棉麻長裙,彈跳著石階,看時光在腳下溜走。
  其實也很美好,即便,此時,你看不到,我的光陰,也會因三月的來臨,明媚著。
  文字的撿拾,總也不想落入俗套,你說喜歡看眉眼淺笑的我,在陽光下,用鼻翼吸著飽滿的陽光,是的,一路走來的光景,已經在身後開始泛黃,文字曆經千山萬水的疲憊,終歸要落地生根,渲染某一段歲月的風景。
  風徐徐的,吹向天橋的另一方,柳枝在日複一日的奔波中,偷偷泛綠,春,終歸是來了,不管心情的如何隱晦。風景和人總有著不可言喻的默契,黑色樹幹,藏著濃綠的希望,只待春風吹開。
  總是喜歡用手機,拍下隨走的風景,天橋上唱歌的少女,行乞的老人,和晚歸時,天橋下流動的繁華花燈和繁榮璀璨,也總是幽幽的對你呓語;爲什麽這個世界呈現一種繁華的同時,還要讓人窺見它醜惡和貧瘠的一面?
  是世界變了面孔,老得脫落了牙齒,露出蒼然的笑容?還是我迷茫的眸光打量不出歲月的亘久和長遠?顛簸不定,總是探尋著一個未知的答案。其實,每一次行走的心情,總是不同,總會感慨,那時,三月的天空,總是那麽湛藍,沒有一絲的雲塗亂它的完整。
  你說;世界一直是冷峻的智者,當季節的變換融入一種冰冷的寒霜,要學會用心去經營陽光,當春暖花開時,也要學會用美麗的心情,跟著季節的變化換著著裝,你冰清的心思,也只能讓午夜裏行走的文字,氤氲感傷。
  其實,何嘗不知道,人生本就是一場虛妄,在花落葉散的背後,總能拾取一些零落的碎片,也分不出,哪片是你,哪片是我。生命中,割舍不下太多的羁絆,一如筆下的文字,文字裏溫情淺笑的你。
  一絮蘆花暖筆,卻釋不開心底的千千結,于是,在重疊著一些無措和徘徊中,時光慢慢流過,習慣了一種安靜的姿態,便再也找不出文字吹風的那個巷口。其實,不曾後悔,一路走過的艱辛,生命中,總有這樣或那樣的割舍和丟棄。就如,現在的你我,即便是一場無關風月的邂逅。
  春風又暖,桃花依舊笑春風,執筆寫下一些文字,其實,心,已經曆盡滄桑的感慨,越過跌宕不定的起伏和沉澱。對于一些相逢,一些生命的沉重,和生命中那些不大不小的玩笑,便不再大喜大悲的張揚著自己的悲歡,安靜成一棵樹,一粒微塵,默默悉數著,承受著。
  雪小禅說;人生幾度花和月,我有“齋居自诩塵心盡”的秋涼,也有“多情自作一番愁”的惆怅。這人生,長的是寂寞,短的是歡顔,可因爲這人世的一點點喜,我努力地向前飛,向前飛,爲的是,化蛹爲蝶。
  文字不多,想必你是懂我的。
  三月梨白,只想做一個冰清自潔的女子,用盡一點點的純白,渲染這個世界,讓心泛起一層翠綠的漣波,青青世界裏,自有一片嬌豔的桃花,醉笑春風。
  你說;讓文字吹吹風吧,改變一種心情,春天,畢竟是美好的。別讓文字和你一樣柔弱。我想,我自己就如一株桔梗花,有著生硬的生命力,有著堅韌的心念。開著淡淡的花,拼著硬硬的力氣,我的骨子裏,也有一種硬性的東西。周遭的繁雜,融不進我純白的世界,又何妨呢?
  權作一種風骨吧!
  自诩爲雪小禅筆下的野生女子,有著心思相生的野性,和妖娆的眸光,不關注旁人的不屑和輕看,有著獨自芬芳的孤傲和清高。也有著小女人的柔弱和嬌憨。
  你,若心有靈犀,便用一袖的風香,吹起一蕭悠然,共舞桃花蹁跹的醉意。這三月,已是春柳河邊綠,桃花潭水深的銘刻了。
  文字的深淺,不關悲歡,這樣的時刻,陪我一同入戲,生活太淺薄,只會旁而觀之,看你我塗脂抹粉,演繹著一場場的紅塵俗事。
  入了紅塵,便也心安,這裏有你。給你,在三月,一徑楓紅的心思。
  安靜著,幾分期待的潮湧。
  夜深了,擱筆,掂起一枚桃花,點亮你的瞳眸,染紅,我左肩的朱砂。
  暮色四合,風輕輕拂過,把那月洗得淨白。枕一瓣走動的花香,倚楣月下,妖娆的笑著。
  其實,你也在笑,這夜裏。
  ——淩波仙子

收藏 分享 舉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你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注冊
驗證問答 換一個 驗證碼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