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加入收藏

  注冊 | 找回密碼

搜索
法律專欄 知識産權律師 知識産權糾紛認定的標准及方法

知識産權糾紛認定的標准及方法

查看: 4517|回複: 0
go

知識産權糾紛認定的標准及方法 [複制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樓主
發表于 2013-12-11 09:58 |只看該作者 |倒序浏覽 |打印
  民事審判業務分工是人民法院重要的內部管理模式。這些年,新類型案件層出不窮,法律關系交叉案件也不斷出現,對審判業務分工的進一步完善構成很大的挑戰,尤其是對于基層法院知識産權審判庭而言,這些問題更加突出。知識産權庭審理知識産權權屬、侵權、合同爭議時,常會與傳統民事、商事審判庭的受理範圍産生交叉和重疊,而且基層知産庭還實行跨區劃片管轄,法院間關于管轄的爭議時常出現。

  一、“知識産權糾紛”與“涉及知識産權糾紛”概念的辨析

  法院內部民事審判業務的分工實際上是根據各類案件的特點和人民法院在民事案件上的傳統進行劃分。就知識産權庭的分工而言,最高法院將“知識産權糾紛”作爲其知識産權庭審理案件的類型[1],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同樣將“知識産權民事糾紛”作爲上海三級知識産權庭審理案件的類型[2],因此判斷一個案件是否屬于知識産權庭審理案件的範圍,首先應確定案件爭議是否屬于“知識産權糾紛”。但實踐中對“知識産權糾紛”的理解並不統一,有觀點認爲“知識産權糾紛”應理解爲涉及知識産權的糾紛,即所有與知識産權有關的案件都應由知識産權庭審理。這種理解是否正確,下面舉兩例說明:1.甲公司與乙公司簽訂合同,約定由甲公司向乙公司出售100套某計算機軟件的光盤,後因合同履行發生爭議;2.甲公司與乙公司簽訂合同,甲公司向乙公司提供某計算機軟件一份,允許其在公司100台電腦上進行複制安裝,後因合同履行發生爭議。就案例1,計算機軟件固然是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合同的履行也會涉及軟件是否是正版等知識産權問題的判斷,但雙方的爭議點在于買賣合同的履行,本質上仍應屬于一般合同糾紛,只不過是合同標的物與知識産權有密切聯系而已;但案例2中,由于雙方合同標的是對軟件的複制權的授權許可,因此屬于對著作權許可使用合同的問題,應屬于“知識産權糾紛”。從上面兩則案例可以看出,“涉及知識産權的糾紛”的外延要大于“知識産權的糾紛”,既包括“知識産權糾紛”,也包括“與知識産權有關的其他民事糾紛”,所以將“知識産權糾紛”理解爲“涉及知識産權的糾紛”無疑擴大了知識産權庭審理案件的範圍,與最高法院和上海高院對知識産權庭受理案件的標准是不符的。

  二、認定知識産權糾紛的標准

  (一)以訴訟標的作爲認定知識産權糾紛的標准

  訴訟標的,也叫訴訟對象,是指當事人之間爭議的、原告請求法院裁判的實體權利或者法律關系的主張[3]。訴訟標的理論的意義在于使訴的性質特定化。在訴訟中,原告一旦提出了訴訟標的,再提出變更訴訟標的,將會導致訴的性質的變更。因此,訴訟法領域認爲,訴訟標的是民事訴訟的核心[4],決定了民事糾紛的性質,也決定了案件的性質,是法院受理案件、管轄、審判程序適用的重要依據[5]。此外,與訴訟標的容易混淆的概念是訴訟標的物,即訴訟標的所指向的對象,是民事法律關系所直接涉及的客體,但訴訟標的物的性質與民事糾紛的性質並沒有直接關系。繼續分析上述兩例,案例1的訴訟標的是買賣合同關系,訴訟標的物是計算機軟件光盤,而案例2的訴訟標的是著作權的許可使用合同關系,訴訟標的物是計算機軟件。雖然案例1的訴訟標的物涉及到著作權的問題,但由于其訴訟標的是一般買賣合同關系,因而不是知識産權糾紛;相反案例2的訴訟標的爲著作權許可使用合同關系,因而是知識産權糾紛。因此可以得出結論,知識産權糾紛案件訴訟標的是知識産權的法律關系,而非訴訟標的物與知識産權有關。

  (二)訴訟標的性質也即民事糾紛性質的判斷

  對于訴訟標的的內涵,有觀點認爲訴訟標的就是原、被告訴爭的民事法律關系,也有觀點認爲訴訟標的不僅包括訴爭民事法律關系,還包括當事人對民事法律關系的主張或者聲明,無論哪種觀點成立,都至少能說明法律關系與訴訟標的兩者具有同質性,即何種性質的法律關系決定何種性質的訴訟標的。與此同時,法律關系是法律所規範,以權利與義務爲內容的關系[6],爭議的法律關系源于當事人的請求和選擇,因此當事人選擇的法律規範(即法條)與爭議的法律關系也有同質性,也就是說選擇何種法律規範決定了何種性質的法律關系。綜合上述兩點,可得出認定民事糾紛性質的步驟爲:依據的法律規範→法律關系性質→訴訟標的的性質→民事糾紛的性質。

  三、認定知識産權糾紛的方法

  (一)按照具體案由判斷

  在我國,民事案件案由是民事訴訟案件的名稱,反映案件所涉及的民事法律關系的性質,是對訴訟爭議所包含的法律關系的概括,科學、完善的案由設置是人民法院實現對受理案件進行分類管理的一種重要手段,是人民法院劃分民事審判業務分工的重要參考依據[7]。案由分爲一至四級,四級案由是體現了法律關系的“最小單位”,就是當事人訴爭的訴訟標的。民事案由經過多次的修改,最高法院將以前分散涉及的知識産權糾紛案由進行了合並、彙總,單設了知識産權糾紛一級案由並下設四級案由,這很大程度上方便了知識産權糾紛的認定。一般而言,根據訴訟標的性質決定民事糾紛的標准,如果依照當事人的訴訟主張,能找到與之相符合的知識産權四級案由,則應屬于知識産權的民事糾紛。

  (二)找不到相契合的具體案由時按訴訟標的的性質判斷

  如果原告是依據知識産權的法律規範提起訴訟,但找不到相契合的具體案由,是否還屬于知識産權糾紛案件,例如:當事人以《反不正當競爭法》中關于侵犯商業秘密的法律規範起訴要求確認商業秘密不侵權,這與侵害商業秘密糾紛這個案由不相符合,而案由規定中也沒有“確認商業秘密不侵權”的案由,那麽此案是否屬于知識産權糾紛案件?如果按照訴訟標的性質爲標准,這個答案是肯定的。案由是法院對以往法律關系的彙總和歸納,不能反映將來可能遇到的法律關系,更何況知識産權糾紛中新類型、新問題很多,不少當事人直接依據原則性條款或兜底條款起訴,此時判斷是否屬于知識産權糾紛應該回歸到認定民事糾紛的基本步驟即以當事人選擇的法律關系決定訴訟標的的性質,以訴訟標的的性質決定民事糾紛的性質。而認定案件爲知識産權糾紛後,如何確定合適的案由則是一個技術問題,對此我們的建議是:先在同性質的四級案由中選擇“其他”類案由,如果沒有“其他”類案由則選擇能夠涵蓋涉案法律關系的上級案由,與此同時應將新問題的情況向上級法院反映以便補充、完善案由構成。

  四、知識産權糾紛立案審查需注意的問題

  實踐中,經常發生當事人對法律的理解不正確或是爲了達到某些訴訟目的而錯誤選擇知識産權的案由起訴,此時要結合案由、訴請、事實理由等多方面進行判斷是否案件屬于知識産權糾紛:

  一是注意表與裏的一致,也就是原告選擇的案由須與事實理由相一致。例如某案由爲侵犯商業秘密的案件中,原告的訴訟請求是要求停止侵犯商業秘密,依據的也是《反不正當競爭法》中的相關法條,但其事實理由卻是要求被告繼續履行勞動合同,離職後配合移交涉密文件。此時原告的事實理由是關于勞動合同的糾紛,真實意圖也是繼續履行合同義務,選擇反不正當競爭法的法律規範和侵害商業秘密的案由都是不正確的。對此我們的建議是:在案由與原告的事實理由不一致時,應按照原告真實的訴訟意圖,選擇合適的法律關系和案由確定案件審理分工。

  二是注意主與次的選擇,即對主要的訴訟爭議和次要的訴訟爭議時的選擇。例如某案由爲確認合同無效案件中,甲公司分別與乙、丙公司簽訂商標排他許可合同,乙公司以《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第二款要求宣告甲與丙的合同無效。本案並非是商標許可人和被許可人因履行商標許可合同而發生的爭議,因而不屬于商標許可合同糾紛。本案主要的爭議爲甲丙間的合同是否存在惡意串通損害第三人利益的情形,僅僅在認定原告利益是否被侵害時會涉及到用《商標法》的規定認定“排他許可”合同的概念,此時該《商標法》的規定至多爲次要的訴訟爭議甚至不會産生訴訟爭議,因而本案應屬于一般民商事合同糾紛。對此我們的建議是:要選擇主要的訴訟爭議確定案件的法律關系及案由。

  三是注意原告主觀理解與客觀現實的辨識。特約經銷合同的外觀與特許經營合同十分類似,甚至合同中皆以“特許加盟”作爲擡頭,但前者的“特約店”是基于合同,就附有某一制造商商標的特定商品進行持續性地買入、再賣出,就合同性質而言是買賣合同;而特許經營合同是特許人將商標、專利、經營模式等經營資源許可被特許人使用,合同依據的是《商標法》、《專利法》和《商業特許經營管理辦法》,因而屬于知識産權合同。但是當事人往往對兩者産生混淆,依照其主觀的理解錯誤地將“特約經銷”合同當做“特許經營”合同,並以“特許經營”的法律關系起訴。對此我們建議:不僅要審查原告訴訟主張與訴訟理由是否有一致性,還要能夠辨識原告的主張是否與客觀現實相符合,例如對“特許經營合同”而言,不能拘泥于合同名稱,而應著重審核合同的內容是否符合“特許經營合同”的法律特征。

  [1]曹建明:《當前民事審判工作中的若幹問題——在第七次全國民事審判工作會議上的講話》(2007年1月15日)。

  [2] 《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關于一審知識産權案件管轄的規定》第4條。

  [3]常怡主編:《民事訴訟法》,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第二版),第181頁。

  [4]江偉著:《探索與構建—民事訴訟法學研究(上)》,人民大學出版社,287頁。

  [5]常怡主編:《民事訴訟法》,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第二版),第191頁。

  [6]王澤鑒:《民法總則》,北京大學出版社2009年版,第65頁。

  [7]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印發修改後的《民事案件案由規定》的通知》,(2011年2月18日發布,法〔2011〕42號)。

   作者:顧亞安 朱昱 上海市闵行區人民法院知産庭

舉報 返回頂部

‹ 上一主題|下一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