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加入收藏

  注冊 | 找回密碼

搜索
法律專欄 公司律師 IDG創投副總裁趙劍海​:股權分配的四大陷阱是平均 ...

IDG創投副總裁趙劍海​:股權分配的四大陷阱是平均、外部、分散、過早

查看: 3813|回複: 0
go

IDG創投副總裁趙劍海​:股權分配的四大陷阱是平均、外部、分散、過早 [複制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樓主
發表于 2015-1-5 11:13 |只看該作者 |倒序浏覽 |打印
  摘要趙劍海認爲:“在股權分配當中,總結起來有四大陷阱:第一,桃園三結義,平均分配股權;第二,外部股權不要過多;第三,股權過于分散,核心創業者股權比例過低;第四,過早分配股權。”

  2014年12月19日,由91衆籌、衆籌在線、溫州貸主辦的“2014年互聯網金融行業年會暨CEO論壇”在杭州之江飯店隆重舉行。以下是IDG創投副總裁趙劍海在會上發表的主題演講現場實錄:

  趙劍海:謝謝冷總,第一次到杭州來,先申明一下,我本人不是關注互聯網金融的,所以冷總交給我的題目是講講股權的一個分配的問題,那講這個之前還是得說一兩句,的確今年2014年感覺起來,除了互聯網金融以外,其實移動互聯網在各個領域都是一個突飛猛進的發展。曆史回顧起來,整個2014年肯定是中國以後很多重要的大型企業誕生的一年,是移動互聯網的元年,這種事情爲什麽會誕生?有時候會想這個事兒,其實我們回看曆史的話,因爲移動互聯網的確是互聯網的一個偉大的演進,它可以從兩個方面來看:

  第一,上網的時間,從過去PC上網,每個人每天只有幾個小時,現在大家從一睡覺起來到睡覺之前基本都在上網,現在開一個玩笑,現在叫上網,現在叫被網上,你不想上網要躲開才行。

  第二,連接互聯網的東西多,以前是PC機聯網,現在又有手機聯網,還有IPAD聯網,所以有一個預測,5年之後,全世界連接網絡的中心會達到一千億的這麽一個數量級,一千億什麽概念?前世界690億人口,它有一千億的連接,各個方面、各種數據、各種信息都被網絡化了,所以這樣的話,整個圍繞著互聯網做的項目的可能性,它可以誕生的方方面面會非常多,這可以打開思路。

  由于現在的整個過程,原來一些實體的東西,你買東西、用東西、做服務,可以跟網絡沒有關系,現在因爲各種設備,信息獲取,整個交易過程或整個分享過程,全都網絡上完成,其實現在誕生了一些新的用網絡的方法來改造企業,互聯網金融從某一個角度而言也是用網絡的思想和方法對整個行業進行一個重塑和再造的過程,在重組和再造的過程當中,原來的設置,門面、店鋪整套方法不太適合由于這些數據集合到網絡之後一個新的行業的運作規律,如快餐業、用車行業,如嘀嘀打車等出現,這些出現,其實說明很多小企業在誕生,初創企業有機會在做,在做這個事情的時候,我們在新創業的時候要小心的一個事情是不要跟巨頭直面競爭,要找到自己的核心競爭力,去在風口上找一個能站得住腳的市場,要先夯實了根據地再做事。因爲有這麽多企業在誕生,所以來說說股權的問題。

  做好一個創業公司的話,除了要找到一個好的商業機會,設計一個比較先進的不錯的商業模式之外是組建團隊,一旦開始組建團隊的時候,其實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是股權如何分配,就把我過去在這方面有的事情跟大家分享一下,如何避免股權分配中的一些陷阱。

  其實在股權分配當中,我自己總結起來有四個方面的陷阱。

  第一個陷阱,桃園三結義,平均分配股權,這是第一個陷阱,我自己親身經曆過一個項目,一開始四個人,大家各個方面,有人負責市場,有人負責出點子,就進行了25%的股權分配,可是過了半年之後,由于一些意見的差異,很快就沒有辦法了,最後大家都認可這件事不錯,但沒有辦法一起說話,然後又因爲股權都是差不多了,所以就形成了很多沖突無法協調和調和,最後一個企業就變成三個企業的,其中有兩個企業都做得還不錯,如果在一起的話可能是十億規模的一個企業,就很可惜,因爲這樣一種分散的力量錯過了一段時間,大家又重新去折騰,就浪費了一兩年寶貴的時間,這一年半的時間使得我們本身可以成爲十億級的企業的機會就喪失掉了。股權平均分配是一個方面的陷阱。

  第二要注意的是,外部股權不要過多。在創業初期的時候你會吸引一些投資人或有資源的人,你想找他們來引進一些東西,我給你一點股份,那討論討論,剛開始起步還不錯,但如果股權過多的時候,你會發現,你真正做不好一件事,一旦做得項目還不錯,往前走的時候,一段時間之後,心理就開始失衡,見過這樣的事情,我們創業從早忙到晚,極端一點的是早八點,晚三點的這麽一段幹活的時候,因爲現在剛剛在起步,但有些人不幹活,這會失去平衡,那一失去平衡,那就會産生很多複雜的事情,所以建議外部股權不要太多,股權是用來吸引一些重要的資源加入進來。

  第三,股權過于分散,核心創業者股權比例過低。雖然股權都在一個公司內,但一開始的時候,核心創始人只到20%、30%,四、五個人分,股權分散了,我後期見過這樣的企業,它總是提心吊膽,雖然自己是CEO,一直創業到後,他總是覺得不安全,著名的例子是馬雲,他必須想一個合夥制的方法把自己捆住,到香港上市又沒法做,因爲他不安全,自己的股權比例就太低。小米就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它可以去的範圍就會很有利得多,要不然最後會涉及很複雜的一些,如美國的法律等設一些優先股、投票權來彌補這件事。如果大家把事想好了可以避免很多問題。

  第四,過早分配股權。你現在把他挖進來,感覺他還不錯,如果企業是真的發展過程當中,你會發現有一些人的需要力比較有限,企業一發展,他跟不上企業的發展,覺得企業發展,要是是一個全國知名公司的話,你會在全國範圍內找到更優秀的人出現,原來你身邊的人只是在學校裏很優秀,或我們市裏面很優秀,但到一定程度上,你的公司有機會成爲一個全國性公司,你就要找全國性的精英的時候,如果因爲原來有這種比較起來在一個原來的身邊的圈範圍內很優秀的人,把引進來就遇到這樣一個麻煩。大家覺得很難辦,就會産生一系列的事。所以,這個最好不要過早地給一些人股權,這件事要處理得比較利索。

  所以總結起來,要分配股權的時候要做好平衡的藝術。其實,真正要平衡的是什麽?就是權力集中于調動團隊積極性的平衡。如果100%在你手上,那BOSS就是自己,那可能團隊優秀的人就不會來了,沒有積極性,幹著創業的風險,承擔著打工的一個身份,要讓大家有一種主人翁的感覺,又不失去權力的集中。

  另外一個,短期能力與長期潛力的平衡,企業是一個長跑,剛開始這個人還不錯,比如這個人的商業模式能力很強,思想很強,一開始討論的時候都很不錯,但最後的管理能力比較弱,他真正帶團隊去攻堅的時候又不行,如果成長不了的話,可能就成長不了副總裁,只能作爲一個顧問的事情就好。還有一些是學習的事,他管20、30個人團隊的時候沒有問題,真要發展到管一、兩千人的時候,這又是一個能力的事。如果一個人開發一個APP,百萬級別的用戶的時候沒有問題,千萬級別的時候又跟不上,這種長期潛力和短期潛力,當然股權分配有一個麻煩,它一旦確定了,工商注冊,它是一個法律文件,是一個被法律文書固化下來的長期的事,你用人當然是調動他的積極性,長時間跟著企業成長,要是固化了就很麻煩了,所以要注意這兩個事情的平衡。

  另外一個,能力與資源之間的平衡。這裏的資源是引進資本等,拉資源,甚至有些行業說,我送給某某領導的小舅子一點股份,就是爲了引進某項東西。能力是企業幹活的人,外部的東西太多的話會稀釋掉內部的積極性了,這也是要注意的,企業家一個很重要的事情,企業家一個定義之一是資源整合能力,這是企業家一個很重要的工作。順便說一句,企業家不僅僅是把産品和隊伍帶好,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工作是要整合好社會資源,把各種各樣的力量放在一起,就像冷總開這個會一樣。整合資源也是很重要的一個事情。

  所以,這種平衡的藝術,股權是這樣一個團隊手上100%的股權是一個工具了,這個工具既要考慮到短期和長期,又要考慮到團隊的組建,如果剛開始太隨意,見過很多這樣的人,沒想到這個事情能做大,人家開始投資了,一看麻煩了,自己的股權比較少,又怕稀釋,所以不開心,接著就産生了把人趕走的想法,只能在那裏折騰來,折騰去,幾個月還故意把階級,我們放放速度發展,逼一逼人家走,都有這樣的想法。一逼走,從某個角度來講你又浪費了,現在互聯網快速發展的形勢,這個就極痛苦。所以需要謹慎對待。思考下來,有些可用的技術供大家參考,盡量避免過早對早期成員的分配股權,可以用期權工具,把一年決策的事情變成了三年的事,看上去總額給10%,15%,其實每年只有5%的風險,甚至更低一點,這樣就把一個事情變小了,還有限定時間。價格不是一個重要的因素,因爲公司的價值也是這些團隊幹出來的,所以價格不是問題。但最重要的是法定文件的比例關系,這是一個很麻煩的事,因爲法律一旦確認,它是一個長期的,被法律承認的一個結構,這個結構是不容易改變的,逆向改變不行,所以通過股權把這種形勢延後。假設中間有人要退出,我們要寫好,在股權波動或大家有意見紛爭的時候,處理方法先用明文寫出來,這是很多創業者沒有太注意的一個事情,哎呀,有共同志向,那幾個月大家特別火熱,一弄大家就起來了。我切身體會感受到這寫了還是很好的,他退出要有一個怎麽退的方式方法,會好很多。然後是盡早確立團隊核心。當然這個事情有時候是一個運氣之事,有些時候,如果幾個志同道合的人湊在一起,大家資曆、實力相仿,湊在一起,最後也搞不清楚誰來承擔最合適。有些時候,主意來的那個人不一定是適合做CEO的那個人,這時候股權之類的,就應該高一些,這是我對于它的江湖地位的一個奠定,也會減少很多的公司政治的一個産生,主位不穩,公司都會有很多小的出現,這是可以想象的,包括坐在位置上的人也會擔心,會産生一系列的事,盡早地確立,大家真正能達成一個事情,如果很合適的話,稍微跑一段時間,跟有經驗的人去交流和確認是最好的。

  最後,其實我們創業,民主強大還是一個王國強大?其實是看早期所有國家的崛起,包括羅馬的崛起,羅馬帝國真正崛起,真正非常強大的時候是在凱撒大帝之後,出現了帝制,民主的好處是避免風險,但真正在風高浪急的情況下,在中國講皇帝是一個貶義詞,因爲中國開創性的第一個皇帝是很短的時間,留下的曆史不同,歐洲的國王就經常變來變去,大家需要國王,真正厲害的國王,他真正能保護其臣民的安全,他要承擔這種責任,有時候他自己也必須犧牲,這樣的話,整個大家是一個利益體,企業有時候更像一個王國的崛起,它需要有一個真正的國王,能站得住腳,能配得起這個皇冠,整個團隊很忠誠,一起幹這個事。謝謝大家!

舉報 返回頂部

‹ 上一主題|下一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