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加入收藏

  注冊 | 找回密碼

搜索
法律專欄 刑事辯護律師 淺談經濟糾紛與經濟犯罪嫌疑案件的區分

淺談經濟糾紛與經濟犯罪嫌疑案件的區分

查看: 749|回複: 0
go

淺談經濟糾紛與經濟犯罪嫌疑案件的區分 [複制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樓主
發表于 2018-10-23 10:00 |只看該作者 |倒序浏覽 |打印
看到這個題目,你也許會産生疑問:筆者是在顛覆我們這次研討會的主題嗎?其實不然。我探討的主題自然是圍繞兩類案件的交叉問題展開,本人只是認爲刑民交叉案件的提法值得商榷----從學術上講有點不夠嚴謹和科學。這個問題的提出將會使我們的研究更全面、更實際、富有積極意義和作用。因爲研究就會有各種不同觀點的展現,有反對的有贊成的,我想更多的應是對司法實踐中所遇到的疑難問題找到解決辦法,提出具有指導價值的意見和建議,而不僅僅是觀點上的爭議不休。我本人也是一樣,將通過這次研討會聽取不同的觀點和意見並應用到實際工作中去解決具體的實際問題,以爲當事人提供更加高質量的法律服務、有價值的民事代理和刑事辯護。

一、問題的産生

   經濟糾紛案件與經濟犯罪案件的交叉。經濟糾紛與經濟犯罪嫌疑案件的交叉的提法最早出現在最高人民法院李淑琴法官對最高人民法院1998年4月29日發布的法釋(1998)7號題爲《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涉及經濟犯罪嫌疑若幹問題的規定》理解與適用和該解釋中。這個司法實踐中遇到的疑難問題的提出不是偶然的,這是因爲我們國家在經濟基礎與上層建築的發展中,社會上出現了在經濟交往中産生偏差行爲,使正常經濟交往的目的由于這種偏差而不能實現甚至遭受巨大的經濟損失的情況。這種社會行爲嚴重幹擾和破壞了正常的社會經濟運行秩序,影響了人們的社會誠信和正常交易的進行。

  這種現象和社會問題的出現是源自上世紀80年代以後,在改革開放中將原來的計劃經濟轉型爲市場經濟,這種轉變後的新的社會經濟推行機制條件下社會經濟運行中衍生出來的新的社會問題,而對于這種社會問題又不得不通過法律規定來確認這種行爲爲社會犯罪,于是在我國的刑法法條中就出現了利用經濟合同實施詐騙的犯罪規定和合同詐騙罪的罪名的出現。這個罪名最早出現是在最高人民法院1996年12月24日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詐騙案件具體應用法律的若幹問題的解釋》中,以法條出現是在1997年刑法修訂後的刑法第224條,這一法律規定制定出台之後,經濟糾紛案件和經濟犯罪案件的交叉和經濟糾紛與經濟犯罪嫌疑案件的這種區分問題在司法實踐中就出現了。在司法實踐中,最難的就是這兩類案件的定性和區分。盡管如此,現行法律和司法解釋在對這類案件的區分上還是有較爲明確和具體的規定的。作爲律師只要深刻的理解和研讀這些法律和司法解釋的規定,在辦理具體案件時還是可以作出較爲正確的區分和判斷的。問題是在對具體案件的判斷和區分時的結果往往不盡如人意,這就認爲是個疑難問題不斷地討論研究,意圖找到一個好的解決辦法。希望我們能如願以償。

二、問題的主旨是民事審判中發現經濟犯罪嫌疑案件的處理

1997年刑法修訂前後有關經濟糾紛案件與經濟糾紛涉嫌經濟犯罪案件出台的相關司法解釋有1985年8月9日法(研)發[1985] 17號,1987年3月14日法(研)發[1987] 7號,1998年4月29日法釋[1998] 7號,這幾個司法解釋均是有關在民事審判中,發現和認定經濟糾紛涉嫌經濟犯罪案件作出的處理規定。這樣看來,司法解釋是針對進入審判程序後的這類問題的處理規定。這種情況下,經濟糾紛涉嫌經濟犯罪如何處理是由人民法院作出認定和決定後如何處理,認定權在人民法院,律師無權阻止。律師可以也只能是跟著案件走。如果繼續接受委托你的身份就由代理人變爲辯護人。此時,律師的工作只能以現有案件事實與現行合同詐騙罪的構成要件作科學比照提出罪與非罪的辯護意見,這就是律師正常的正當的態度和工作的全部,本人在辦方**非法采礦案就是法院在審理民事賠償案時發現並將案子移送公安的。該案件律師作了無罪辯護。我們在實踐中,遇到的情況不止這一種,還有另外兩種情況,那就是:第一,律師認爲是合同詐騙案應如何處理?在實際執業過程中,我們認爲某一合同糾紛涉嫌合同詐騙犯罪,那是一個進入司法程序的舉報問題。這種對經濟犯罪案件舉報的合法性源自刑事訴訟法第108條的第一款:“任何單位和個人發現有犯罪事實或者犯罪嫌疑人,有權也有義務向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或者人民法院報案或者舉報……”,在我們舉報後,構不構成合同詐騙犯罪的刑事案件,審查決定權同樣不在律師,而是在公安機關。但作爲律師在報案時,可根據刑法的明確規定來分析書寫舉報材料,並向公安機關舉報。如果公安機關不立案,那是認識上的不一致,不可硬性要求。如果有韌性,那就向他的上級公安機關申請複議,如果還不行,就向人民檢察院反映。這是刑訴法第110條和111條都作出了明確規定的。但依據通常情況,堅持這樣做的不多,往往我們都是轉而通過民事訴訟的渠道解決,以力圖挽回可能的損失。本人辦理某公司趙**、王**案就是這樣工作的。因爲律師不是無賴,不是訴棍,更不是潑婦,所以,我們只能通過合法程序解決問題,而不能通過鬧去爭取問題的解決。這是第一;第二還有一種情況就是,當某一案件公安機關已將經濟合同糾紛以合同詐騙立案偵查,那律師只能按刑事案件的程序作爲辯護人進行辯護。在辯護問題上,這和一般的刑事辯護沒有兩樣,因爲他已經成爲一個刑事案件了,在這種情況下,律師沒有特殊的施展另樣才華的理由和可能,首先只能在不構成合同詐騙的問題上提供辯護意見,這是罪與非罪的辯護;如果明顯已構成合同詐騙罪,那只能作罪輕辯護,進而作從輕、減輕或者免除刑事處罰的辯護,本人在辦理柳**合同詐騙案、王**職務侵占案就是這種情況,案件在蓮湖分局。經律師工作後,一個撤案放人,一個取保候審。就是這樣去辯的。除此之外別無他法,這應該就是律師尊重法律的正確選擇。

三、對于上述這類案件不能簡單地概括性稱爲“刑民交叉”案件,因爲這個概念沒有真正地抽象出現實問題的真實表現,其在邏輯上也不具有科學性

兩種不同性質的案件在法律事實上的交叉問題在在司法實踐中已經産生,學界、律師界就開始借題發揮的展開討論。探討對于這類問題的不同理解,認識和解決辦法。至今仍然認爲這是一個“說不清,理還亂”的話題。爲什麽會這樣,問題出在哪裏?我認爲這和目前對這個問題的時髦提法不無關系。這就是目前流行的“刑民交叉”。我之所以認爲這一提法不科學是因爲這一提法在案件範圍上完全脫離了最高人民法院對這類案件在範圍上的限定。這類案件僅限于經濟糾紛案件,不是所有的經濟犯罪案件和其他類別的刑事案件。這是因爲經濟犯罪案件屬于刑事案件,但不是所有的刑事案件都屬于經濟犯罪案件,這種包含與被包含關系不存在互逆性;同樣,經濟糾紛案件屬于民事案件,但不是所有的民事案件都是經濟糾紛案件,他們也都是包含與被包含關系,並不具有互逆性。面對這種有外延限制的包含與被包含關系的刑事、民事案件,不能用簡單的“刑民交叉”關系來表述和概括。這一提法正是它不能也沒有正確的反映事實上的案件關系,這就使它失去了正確性,只能造成理論和思維上的混亂,把本來應分開各自獨立地去審判處理的案件,讓這個“刑民交叉”給聯在了一起無法清楚明白的予以處理。也許有人會說這不就是個概念嗎?反正都是交叉。不對!最高人民法院的表述是正確的,正是這種刑民交叉的提法把這改變了一下使之所表述的問題脫離正確而走向錯誤。這種提法在邏輯上由于其擴大了它的外延,犯了前提不當周延的錯誤,二是違背邏輯上的矛盾律和排中律這些基本思維規律。“刑民交叉”這裏到底是一個案件還是兩個案件,從概念上看應該是兩個案件,因爲一個案件無法交叉,這兩個案件到底是刑事案件還是民事案件,或者既是刑事,又是民事。同一主體,同一法律事實産生同一法律關系,不可能是刑事案件和民事案件的交叉,二者只能具其一。只能是案件性質上的區分交叉,即最高人民法院所述的經濟糾紛與經濟犯罪涉嫌交叉,而且這兩種性質有一個是不確定的。在理論和學術上一個名詞概念的提出應該具備有科學的內涵、真實的反映客觀現實和實際的展望性使用價值。

刑民交叉案件的這種提法沒有反映出客觀現實,而是無限地擴大了這種發生交叉的案件的外延範圍,這樣把一些不屬交叉性質的案件包括進來,使之變得模糊不清,引起無休止的討論和爭論,結果是越爭越糊塗,由于這種提法違背邏輯規律,缺乏科學性,只會使糊塗觀念層出不窮,而使自己陷入在理論的混亂泥潭中掙紮。這種文字遊戲,只會讓簡單問題複雜化而不能幫助我們認識和解決任何實際或實踐問題。由于刑事案件不僅僅是經濟犯罪案件,它還有不是經濟犯罪案件的,這些不是經濟犯罪的案件不會與經濟糾紛案件發生交叉,又因爲經濟糾紛案件與經濟犯罪嫌疑案件不是兩個案件,是同一主體同一法律事實所産生的同一法律關系,在性質上不同,是在一定條件下可以轉化爲犯罪的案件。這就使所謂的交叉都只能表現在經濟糾紛與經濟犯罪嫌疑案件和經濟糾紛案件與經濟犯罪案件中,不可能發生在所有的刑事案件和民事案件中,所以不能簡單地將其歸屬爲“刑民交叉”案件。從最高人民法院的現有司法解釋中,只能看出有這兩類交叉,經濟糾紛與經濟犯罪嫌疑案件;經濟糾紛案件與經濟犯罪案件的交叉,並不是簡單地表述“刑民交叉”,這種沒有根據的提法從外延上講擴大了它的範圍,這就由科學變成了不科學,這是把正確的提法向前推了一小步,這就使本來正確的東西變成了謬誤。這一提法正是把正確的關系推到了錯誤的境地,所以研究不清,所以才會出現“一個說不清,理還亂”的話題。在理論思維中有必要將這一不科學的提法回歸原本,回到用現行法律和司法解釋就可以理清楚的問題上來,不要在新穎時髦的概念下去搞文字遊戲。“刑民交叉”案件的提法不科學是因它把一個正確的提法通過錯誤的擴大它的不應有的外延,使之成爲一個正確科學提法的一個錯誤變種。因此,從學術問題的嚴謹性和科學性上說,這類案件應該以最高人民法院概括出的兩種交叉案件的叫法:經濟糾紛案件與經濟犯罪案件的交叉和經濟糾紛與經濟犯罪嫌疑案件的交叉,而不應該簡單的將其稱之爲“刑民交叉”。

四、經濟糾紛與經濟犯罪嫌疑案件的基本區分

對于這個問題刑法法條第224條在合同詐騙罪的罪狀表述中,已經作了較爲詳細的列舉。這一刑法規定是構成合同詐騙罪的基本條件。如果經濟糾紛不具備這些條件之一,則只能是經濟糾紛而不會成爲經濟犯罪。這就需要我們根據已發生的法律事實和當事人的行爲結果進行比照。一個經濟糾紛案件是否構成經濟犯罪,首先要明確它的區分原則。我個人認爲以下三點應當作爲是經濟糾紛還是合同詐騙案件性質區分的原則:一是依據法律規定作爲衡量某一行爲是否構成犯罪的基本區分標准。我國是成文法系國家,人們的一切社會行爲是否是犯罪行爲,是否能構成犯罪,這要有刑事法律的明確規定。這即爲法無明文規定並且加以公示的不爲罪,也即罪行法定原則;二是行爲及其結果。一切犯罪都是某種行爲侵害了某種社會關系給犯罪對象造成損害,這無論行爲犯還是結果犯都是一樣的,且行爲是構成犯罪的要件之一,如果沒有行爲就沒有犯罪;三是否可以挽回和消除實際損失,這種損失只限于對合同標的的物質損害和合同目的的實現。如果能挽回損失致使合同當事方免遭或不遭受損害,則這種行爲就不應該轉化爲犯罪。其次是區分方法和注意問題:一是仍應堅定不移地以刑法第224條的規定作爲確認和區分是經濟糾紛還是經濟犯罪的標准和條件;二是不能從自我實用主義出發,站在一方的立場上爲自己當事人的利益放棄公正和原則,一味地認定是或不是經濟糾紛或者經濟犯罪。不論是或不是都要客觀公正地去分析對其作出法律評價,並且要依據邏輯規律的要求有充分、正當和雄辯的理由。如果說事情的結果不如我意,我就要一直鬧下去,那是不對的。當我們窮盡了一切合法手段後,事情還沒有根本性改變,那我們最終必須接受現實服從法律規定和公檢法機關的決定;如果有朝一日證明是錯案,那只能按錯案追究處理。三是不能企圖借助公權力爲自己的私利服務,也就是以這種方式和手段追債。四是不能以奸詐的商業算計逃避自己應當承擔的商業或經營風險。當市場不利于自己的時候就尋找經濟合同在簽訂或履行中的問題,企圖以合同詐騙追回已支付的合同金額,往往這種企圖是不能通過正常的民事訴訟達到合同無效的返還目的的,這種行爲顯然是一種非正常的正當的報案行爲,是一種企圖借助公權力達到自己私利的非常卑劣的手段。對此,辯護律師要從理論上深刻揭露這種所謂“受害人”的這種投機心理和行爲作不構成經濟犯罪的辯護。這種情況像本所接受的陝北王某合同詐騙案就是一個典型的現實的例證。這一案件所謂的“受害人”在煤炭煤礦很火的時候他大肆收購煤礦,企圖花3—4個億接下煤礦後轉手賣出20個億,可當這位投資人接下煤礦後,煤礦市場卻一落千丈,原先的暴利欲望美夢徹底破滅,而想要回收購款,因合同有效而根本不可能,于是就挖空心思找出賣方在履行合同中存在的小小的違約問題,通過行政幹擾以合同詐騙罪立案偵查並逮捕出賣方的合同當事人,意圖以合同詐騙行爲追究賣方負責人的刑事責任,並追回已支付的購礦款,以達到避免自己應承擔的商業風險。這是一個典型的把經濟糾紛以經濟犯罪嫌疑立案追究的交叉案件。可以預言,這個案子最終將會以不構成犯罪而告終,否則天理不容!

五、在這類案件中律師應有正確的履職態度

對于經濟糾紛案件與經濟犯罪嫌疑案件的交叉以及兩種性質完全不同的案件在性質上的區分認定和意見的是否被接受和采納,對此律師要有一個正確的履職態度,這就是:律師和公檢法機關都應當和只能在自己的職責和職權範圍內來承擔和完成各自的工作,並對這種工作負責。在司法實踐中對于這類案件的認識不會和多數不會是一致和完全吻合的。這是因爲,人們對任何問題的認識必然有正確與錯誤之分,這是由人和人之間認識問題的差異性決定的。這種差異性主要有知識、方法、道德素質、人際關系、利益關切以及來自多方面的幹擾等等因素和條件共同作用下産生出最後的認識結論上出現的結果。所以,對這類問題的認識過程不可能如同在實驗室裏作實驗那樣純淨和不受幹擾。因此,在對這類案件的處理中,律師要擺正自己的職業定位,明確律師的職責後,我們的怨言就會少許多,工作也就會做得好許多,律師工作的價值在法律規定的框架內就會更加充分地顯現出來。

律師的職業定位限定了我們律師在執業工作過程中不能決定任何問題。如果我們不清楚這一點要超越我們的職業定位,那就只能産生出許多抱怨、憤怒,甚至指責和謾罵,但那是不能解決任何問題的。另一方面律師的工作目的就是維護自己當事人的合法權益,注意律師維護的只能是合法權益,當事人的非法權益不在律師工作的維護之列。這種維護在不同的案件中有不同的體現。簡單地說就是,1、在刑事辯護案件是使被告人不受冤枉;2、在民事案件代理中使當事人不被坑害;3、在行政案件代理中使當事人不受欺負。但是你不能保證當事人不被冤枉、不受坑害和不受欺負,因爲你的職業定位決定不了這個問題。如果我們明白了這些道理,也明白了律師不是無賴,不是潑婦,更不是訴棍,象廣西那種撕爛褲子的事情就不可能再發生!



作者:陝西至正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李大年律師

舉報 返回頂部

‹ 上一主題|下一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