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加入收藏

  注冊 | 找回密碼

搜索
法律專欄 刑事辯護律師 刑民交叉系列之:抵押物被刑事查封,銀行債權如何優先受 ...

刑民交叉系列之:抵押物被刑事查封,銀行債權如何優先受償?

查看: 844|回複: 0
go

刑民交叉系列之:抵押物被刑事查封,銀行債權如何優先受償? [複制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樓主
發表于 2018-10-23 10:03 |只看該作者 |倒序浏覽 |打印
【關鍵詞】
刑民交叉   刑事查封   銀行債權   法院執行  評估拍賣   優先受償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在處理“刑民交叉”案件時,即案件性質既涉及刑事法律關系,又涉及民事法律關系,二者之間相互存在交叉、牽連、影響的一類案件,“先刑後民”原則已成爲了相當一部分司法工作人員固有的思維模式。一旦案件存在刑民交叉問題,則一律要求民事問題的解決必須等待刑事案件的結果。受此影響,一些銀行貸款債權明明存在合法有效的抵押財産,足額受償不存在問題的情況下,就因爲抵押財産被認爲涉及刑事問題,例如抵押財産因使用贓款所購而被刑事查封,故此在刑事案件遲遲未能取得結果之前,銀行的貸款債權也一直無法得到清償,有的甚至最終成爲了不良金融債權,讓人深感遺憾與無奈。直到2014年11月5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實施《關于刑事裁判涉財産部分執行的若幹規定》(以下稱“刑事裁判財産執行規定”)後,該類問題才得以部分解決。近期,本所律師正是依據該《刑事裁判財産執行規定》內容,代理某銀行成功收回了一筆3000余萬元的貸款債權。

一、基本案情

2013年4月17日,A銀行與武某簽訂《借款合同》一份,約定武某向A銀行借款人民幣3000萬元,武某以其名下位于北京的一處商鋪爲A銀行設定抵押權擔保。該《借款合同》經北京某公證處公證賦予強制執行效力。A銀行向武某出借3000萬元後于同年4月18日取得了上述抵押商鋪的他項權利證書(京房他證*字第xxxx65號)。因武某到期未履行還款義務,抵押商鋪在北京市某區人民法院進入了強制執行程序。2013年10月,北京市某區人民法院對抵押商鋪進行了查封,並于2014年4月29日進行評估拍賣程序。2014年7月,陝西某縣公安局以武某涉嫌非法吸收公衆存款犯罪爲由再次對該商鋪進行了查封。2015年,陝西某縣人民人民檢察院以武某涉嫌非法吸收公衆存款罪起訴至陝西某縣人民法院。陝西某縣人民法院經多次開庭審判認定武某犯有非法吸收公衆存款罪。
陝西某縣公安機關、檢察機關、人民法院認爲,案涉商鋪系武某用非法集資的款項購買,A銀行雖辦理了抵押權登記,但不享有優先受償的權利。陝西某縣人民法院甚至還認爲A銀行因沒有報案,故不能參與武某案件的退賠程序。
北京某區法院最初也認爲A銀行不能先于刑事案件“被害人”受償,後經本所律師依據最高法院上述《刑事裁判財産執行規定》向執行法官反複闡述意見,最終才使得執行法官于2017年底改變此前認識,堅定地依據《刑事裁判財産執行規定》相關內容,認定A銀行可以優先于刑事案件“被害人”受償,並重新啓動了拍賣程序,A銀行貸款債權本息最終得以清償。

二、即使抵押商鋪系武某以非法吸收公衆存款購買,A銀行抵押權也合法有效

依據最高法院《刑事裁判財産執行規定》第十一條規定,被執行人將刑事裁判認定爲贓款贓物的涉案財物用于清償債務、轉讓或者設置其他權利負擔,如果第三人系善意取得涉案財物的,執行程序中不予追繳。
       本案中,即使抵押商鋪系武某以非法吸收公衆存款購買,A銀行因善意取得抵押權,故其優先受償權應得到法律保護。首先,A銀行取得商鋪抵押權的時點是其發放貸款之時,當時武某非法吸收公衆存款案件尚未案發。武某抵押意思表示真實且簽字合法,抵押登記手續完整,他項權利證書登記事項與不動産登記簿記載一致。所以,整個抵押登記行爲並不存在瑕疵,抵押登記行爲合法有效,符合法律規定。其次,A銀行依照誠實信用原則向武某發放了貸款,爲取得抵押權支付了合理對價。另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一百零六條規定,A銀行對涉案商鋪所設立的抵押權是善意的,應當得到法律的保護。基于物權公示公信原則,A銀行基于信賴不動産登記簿上的記載而發生的交易,應受法律保護。

三、A銀行依法應當先于武某非法吸收公衆存款案件被害人優先受償

最高法院《刑事裁判財産執行規定》第十三條規定,被執行人在執行中同時承擔刑事責任、民事責任,其財産不足以支付的,按照下列順序執行:(一)人身損害賠償中的醫療費用;(二)退賠被害人的損失;(三)其他民事債務;(四)罰金;(五)沒收財産。債權人對執行標的依法享有優先受償權,其主張優先受償的,人民法院應當在前款第(一)項規定的醫療費用受償後,予以支持。
最高法院劉貴祥、闫燕兩位法官發表于《人民司法》的《關于刑事裁判涉財産部分執行的若幹規定的理解與適用》中也認爲除應向刑事案件被害人支付的醫療費用外,對涉案財産享有的抵押權應當優先于其他權利,包括優先于刑事退賠權利。刑事退賠,由于刑事案件的被害人對于遭受犯罪侵害的事實無法預測和避免,被害人對被非法占有、處置的財産主張權利只能通過追繳或者退賠予以解決,在贓款贓物追繳不能的情況下,被執行人在贓款贓物等值範圍內予以賠償,該賠償優先于其他民事債務具有合理性,但該權利並不優于抵押權。

四、A銀行債權執行法院拍賣涉案商鋪依法無需陝西省某縣公安機關解封,更無需其同意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對于“刑民交叉”案件,司法實踐中有一種觀點認爲,刑事查封效力優于民事查封,民事案件執行法院要想推進對執行財産的評估拍賣工作,必須以刑事查封措施的解除爲前提。
對此,最高法院《刑事裁判財産執行規定》第五條明確規定,對偵查機關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産,人民法院執行中可以直接裁定處置,無需偵查機關出具解除手續,但裁定中應當指明偵查機關查封、扣押、凍結的事實。此在程序上爲抵押權人享有優先受償權排除了障礙。   

五、北京市某區人民法院是否有權在2017年恢複執行程序,使A銀行貸款債權優先受償?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首先查封法院與優先債權執行法院處分查封財産有關問題的批複》規定,執行過程中,應當由首先查封、扣押、凍結法院負責處分查封財産。但已進入其他法院執行程序的債權對查封財産有順位在先的擔保物權、優先權,自首先查封之日起已超過60 日,且首先查封法院就該查封財産尚未發布拍賣公告或者進入變賣程序的,優先債權執行法院可以要求將該查封財産移送執行。
涉案抵押商鋪早在2014年進入了北京市某區人民法院的執行程序,北京某區法院目前是首封法院,也是優先債權執行法院,按照批複的相應規定可以恢複執行,對涉案商鋪進行拍賣,以使A銀行優先受償,如A銀行受償後可以將剩余價款移交給陝西某縣人民法院。

【結束語】
武某非法吸收公衆存款案件之所以發展到2個多億的規模,和被害人的輕信是分不開的。本案的被害人都是相信了武某個人的信用,在借款時沒有要求武某提供相應的擔保。如果被害人在借款時都要求武某提供抵押物或有效擔保,武某也不會導致如此巨大的資金缺口,進而走向犯罪的深淵。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武某非法吸存案的被害人在借款時放棄了要求武某提供抵押物的權利,在處理武某資産時也無權要求與盡到審慎義務的A銀行享有同等受償的權利。因此,借款需謹慎,風險得防控。

舉報 返回頂部

‹ 上一主題|下一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