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加入收藏

  注冊 | 找回密碼

搜索
法律專欄 刑事辯護律師 “先刑後民”的理解與適用

“先刑後民”的理解與適用

查看: 801|回複: 0
go

“先刑後民”的理解與適用 [複制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樓主
發表于 2018-10-23 10:07 |只看該作者 |倒序浏覽 |打印

“先刑後民”的理解與適用

“先刑後民”是司法實踐中處理刑民交叉案件的方式之一,采取“先刑後民”最根本的目的,正如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提字第80號民事裁定書所提到的“並非彰顯公權力優先的價值理念,旨在刑、民程序沖突時的合理選擇”。這裏需要注意的是“先刑後民”並非一項法定的原則,也就是說任何一部法律並未對“先刑後民”作出明確規定,但並不意味著其沒有法律依據。“先刑後民”的法律依據存在于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幾個文件中。本文旨在通過案例分析“先刑後民”法律依據的適用。
一、“先刑後民”的法律依據
(一)一般規定
1、《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涉及經濟犯罪嫌疑若幹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民刑交叉規定》)
該規定由最高人民法院于1998年4月21日發布,1998年4月29日實施,現行有效。該規定中第一條、第十條、第十一條、第十二條,確立了審理民刑交叉案件中的一般標准。先摘錄,後總結。
第一條:同一公民、法人或其他經濟組織因不同的法律事實,分別涉及經濟糾紛和經濟犯罪嫌疑的,經濟糾紛案件和經濟犯罪嫌疑案件應當分開審理。
第十條:人民法院在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發現與本案有牽連,但與本案不是同一法律關系的經濟犯罪嫌疑線索、材料,應將犯罪嫌疑線索、材料移送有關公安機關或檢察機關查處,經濟糾紛案件繼續審理。
第十一條:人民法院作爲經濟糾紛受理的案件,經審理認爲不屬經濟糾紛案件而有經濟犯罪嫌疑的,應當裁定駁回起訴,將有關材料移送公安機關或檢察機關。
第十二條:人民法院已立案受理的經濟糾紛案件,公安機關或檢察機關認爲有經濟犯罪嫌疑,並說明理由附有關材料函告受理該案的人民法院的,有關人民法院應當認真審查。經過審查,認爲確有經濟犯罪嫌疑的,應當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或檢察機關,並書面通知當事人,退還案件受理費;如認爲確屬經濟糾紛案件的,應當依法繼續審理,並將結果函告有關公安機關或檢察機關。
以上法律依據中:第一條確立了民刑交叉案件中“同一事實”的處理標准,也就是如果經濟糾紛和經濟嫌疑屬于相同的法律事實,則應“先刑後民”;第十條確立了民刑交叉案件中同一法律關系”的處理標准,也就是如果經濟糾紛和經濟嫌疑屬于相同的法律關系,則應“先刑後民”;第十一條、十二條確立了法院對于民刑交叉案件的最終審查確認權,以及處理民刑交叉案件的方式,裁定駁回起訴或者移送案件。第一條與第十條實際上存在著包含與被包含的關系,“同一事實”比“同一法律關系”的範圍大,那麽司法實踐處理民刑交叉案件時,究竟采用“同一事實”標准還是“同一法律關系”標准呢?在第二大部分論證。
2、其他規定
(1)《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及時查處在經濟糾紛案件中發現的經濟犯罪的通知》,1985年8月19日發布並實施,現行有效。
(2)《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在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發現經濟犯罪必須及時移送的通知》,1987年3月11日發布並實施,現行有效。
以上規定已經被《民刑交叉規定》所吸收。
(二)具體糾紛的規定
1、《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存單糾紛案件的若幹規定》,1997年13月13日發布並實施,現行有效
此規定將刑事案件的處理如果影響民事案件作爲判斷是否“先刑後民”的判斷標准。
第三條“存單糾紛案件的受理與中止”第二款提到:“人民法院在受理存單糾紛案件後,如發現犯罪線索,應將犯罪線索及時書面告知公安或檢察機關。如案件當事人因僞造、變造、虛開存單或涉嫌詐騙,有關國家機關已立案偵查,存單糾紛案件確須待刑事案件結案後才能審理的,人民法院應當中止審理。對于追究有關當事人的刑事責任不影響對存單糾紛案件審理的,人民法院應對存單糾紛案件有關當事人是否承擔民事責任以及承擔民事責任的大小依法及時進行認定和處理。”
2、《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辦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意見》,2014年3月25日發布並實施,現行有效
此規定將“同一事實”作爲是否適用“先刑後民”的判斷標准。
第七部分“關于涉及民事案件的處理問題”三款規定:
第一款:對于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正在偵查、起訴、審理的非法集資刑事案件,有關單位或者個人就同一事實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或者申請執行涉案財物的,人民法院應當不予受理,並將有關材料移送公安機關或者檢察機關。
第二款:人民法院在審理民事案件或者執行過程中,發現有非法集資犯罪嫌疑的,應當裁定駁回起訴或者中止執行,並及時將有關材料移送公安機關或者檢察機關。
第三款: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偵查、起訴、審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中,發現與人民法院正在審理的民事案件屬同一事實,或者被申請執行的財物屬于涉案財物的,應當及時通報相關人民法院。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爲確屬涉嫌犯罪的,依照前款規定處理。
3、《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規定》,2015年6月23日發布,2015年9月1日實施,現行有效
此規定將“同一事實”作爲是否適用“先刑後民”的判斷標准。
第五條:人民法院立案後,發現民間借貸行爲本身涉嫌非法集資犯罪的,應當裁定駁回起訴,並將涉嫌非法集資犯罪的線索、材料移送公安機關或者檢察機關。
公安或者檢察機關不予立案,或者立案偵查後撤銷案件,或者檢察機關作出不起訴決定,或者經人民法院生效判決認定不構成非法集資犯罪,當事人又以同一事實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
第六條:人民法院立案後,發現與民間借貸糾紛案件雖有關聯但不是同一事實的涉嫌非法集資的線索、材料的,人民法院應當繼續審理民間借貸糾紛案件,並將涉嫌非法集資等犯罪的線索、材料移送公安或者檢察機關。
第七條:民間借貸的基本案件事實必須以刑事案件審理結果爲依據,而該刑事案件尚未審結的,人民法院應當裁定中止訴訟。
二、“先刑後民”的司法適用

實行“先刑後民”的實質條件是: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條規定,即“本案必須以另一案的審理結果爲依據,而另一案尚未審結的”。法院在確定是否適用“先刑後民”原則時,應嚴格適用其條件,即只有在民事案件的審理必須以刑事案件的審理結果爲依據的前提下,才能采取“先刑後民”的做法,否則,會阻斷當事人民事權利進行司法救濟的正當渠道,阻礙民事訴訟的正常進行。
而最近的司法實踐中,已將“同一事實”作爲判斷“本案是否必須以另一案(該案尚未審結)的審理結果爲依據”,也就是否適用“先刑後民”的標准。因此,如何正確判斷“同一事實”成爲“先刑後民”是否適用的前提。
對于“同一事實”的認定,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申字第1778號梅振嬌與李紅玲、海南鴻淩投資擔保有限公司等借款合同糾紛申請再審民事裁定書指出:“對于‘同一事實’的認定,並非是指民事法律規範和刑事法律規範作出規定的要件事實,而應是自然意義上的事實本身。如果民事案件中涉及的事實,對刑事案件的審理、善後處理等有影響,也當屬同一事實。”
“因爲法律事實、法律關系均是指法律規範調整下的事實和關系,只要法律規範性質不同,法律關系或法律事實就不同。從這一意義上說,由于民事規範和刑事規範性質的不同,民刑交叉情況下不存在同一法律事實或同一法律關系,故以此表述(同一法律關系)作爲判斷民刑程序選擇標准存在邏輯矛盾”,以上爲總結性的規定,對其他案件的審理具有指導作用。
而對于案件的具體論證部分,該裁定從三個角度論證民事案件中涉及的事實對刑事案件的審理、善後處理等有影響,所以梅振嬌關于原審法院對其與其他六位未涉嫌犯罪被申請人之間的糾紛不予審理沒有法律依據的再審申請理由不能成立。這三個角度分別是:第一,從本案交叉民刑關系涉及的主要事實論證;第二,從本案交叉民刑關系涉及的主體論證;第三,從本案交叉民刑關系涉及的財産論證。
在看一份法院認爲不屬于“同一事實”的論證角度。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終784號哈爾濱財源寶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與王文勇、店連店實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等民間借貸糾紛二審民事裁定書提到:一審法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規定》第五條裁定駁回財源寶公司的起訴適用法律錯誤。具體分析如下:
首先,根據該規定,只有同一行爲或事實同時符合刑事法律和民事法律的規定,或者說是刑法與民法均對同一行爲或事實進行調整,才産生交叉、競合問題。
其次,沒有充分證據證明財源寶公司與王文勇等三被告之間的借款行爲、保證行爲涉嫌構成刑事犯罪。因此不應適用該司法解釋對本案裁定駁回起訴。
第三,無論財源寶公司的該筆債權源自于非法吸收公衆存款,還是從事正常的公司經營活動,財源寶公司起訴王文勇等三被告行使債權追索權,人民法院對本案財源寶公司主張的債權進行審理、裁判和執行,不單是保護財源寶公司的利益,還能夠增強財源寶公司的償債能力,有利于對非法集資案件受害人利益的平等保護。
所以,在司法實踐中,對于是否適用“先刑後民”應對“同一事實”進行認定,而“同一事實”的認定,應是自然意義上的事實本身。如果民事案件中涉及的事實,對刑事案件的審理、善後處理等有影響,也當屬同一事實”。
以上爲筆者對于“先刑後民”理解與適用的簡單總結,望指正。

舉報 返回頂部

‹ 上一主題|下一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