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加入收藏

  注冊 | 找回密碼

搜索
法律專欄 法制新聞 山西黑老大兩次入獄七次減刑 牽出90余人腐敗窩案

山西黑老大兩次入獄七次減刑 牽出90余人腐敗窩案

查看: 196|回複: 0
go

山西黑老大兩次入獄七次減刑 牽出90余人腐敗窩案 [複制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樓主
發表于 2019-6-11 08:59 |只看該作者 |倒序浏覽 |打印
  報道在山西,任愛軍這個名字或許知道的人不多,但“小四毛”三個字,可謂家喻戶曉。

  “人家是山西黑老大,咋能不怕嘛?”“小四毛是搶劫爆炸的慣犯,我們能有幾條命?”“有小四毛撐腰,誰不怕!”……距離山西太原警方再次成功打掉以任愛軍爲首的涉黑犯罪團夥,已經一年有余,太原市婁煩縣天池店鄉一帶的村民,終于少了些膽怯,敢講出那個名字。

  任愛軍,綽號“小四毛”。公開資料顯示,任愛軍1967年生,山西臨縣人。他從上世紀90年代起,活躍于山西涉黑團夥,坊間稱其“黑道新貴”。早年因流氓罪、故意傷害罪、搶劫罪等被判處有期徒刑,減刑出獄後繼續組織黑社會團體活動。2003年,任愛軍再次因涉黑等犯罪行爲被判處無期徒刑,出人意料的是,他又經6次減刑,于2013年6月刑滿釋放。

  2018年9月1日,刑罰執行機關向法院提交了關于任愛軍服刑期間違規違紀的相關證據,其犯罪服刑期間的違規違法減刑被撤銷,恢複執行無期徒刑。2019年5月29日,山西省太原市檢察院發布消息,依法決定對任愛軍等人黑社會性質組織案提起公訴。

  A

  “縮水”的無期徒刑

  兩次入獄,七次減刑

  “小四毛”這三個字裹挾的,是老百姓難以理解的某種力量,不少人談之色變:“人家神通廣大,揚言能治他的人還沒出生。”“被判了死刑(編者注:實際是無期徒刑),還能那麽快放出來?”“不是犯人,是山西監獄空投的黑社會老大。”

  山西省臨汾市中級人民法院公布的刑事裁定書顯示,任愛軍第一次入獄是1994年,因流氓、故意傷害、搶劫罪被山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後因“重大立功”減刑,于1996年9月11日刑滿釋放。

  2003年4月,任愛軍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被判無期徒刑,第二次入獄。服刑期間,山西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07年1月23日作出刑事裁定,將任愛軍的無期徒刑減爲有期徒刑十八年,剝奪政治權利改爲七年。其後,臨汾監獄、晉中監獄和曲沃監獄,分別以“重大立功”“服刑改造期間確有悔改表現”等爲由,不斷提請對任愛軍減刑。直至2013年6月28日從曲沃監獄高調出獄,任愛軍共經曆6次減刑,實際執行刑期十年零二個月。

  高調出獄,豪車相迎

  經多個信源核實,任愛軍出獄時,有豪車車隊相迎、鞭炮聲不斷的“風光”場面。

  監獄在釋放他之前,已有准備,爲避免迎接者太多引發社會關注,特意把任愛軍出獄的時間定在淩晨3點多。然而,天未黑,監獄門口就聚滿了接他的人,當年的馬仔、黑社會弟兄,還有煤老板,“都是開著豪車來的”。一名知情人士描述:“那場面,少說也有兩百人。”

  半夜,監獄領導帶領十多名幹警,開著警車把任愛軍送到高速路口,大批黑社會人員駕駛的勞斯萊斯、賓利等豪車尾隨警車之後,直到任愛軍從警車上下來,隨即鞭炮聲響起,傳言持續長達1個多小時。一位網友留言:“小四毛出獄的時候,我正好在高速上,鬧得高速堵車。去接出獄的得有四五百人。”

  說不清的“能耐”

  服刑總犯事依然能減刑

  任愛軍被個別網友形容爲“山西監獄空投黑社會老大”。“空投”之名,與之數次換監有關。“之所以經常更換監獄,因爲他在服刑期間總犯事。”據山西省政法系統知情人士說,自2003年9月交付汾陽監獄執行無期徒刑開始,任愛軍先後在晉中監獄、臨汾監獄、曲沃監獄服刑。

  按照規定,減刑必須公示,接受監督。但任愛軍在多個監獄不服管教、嚴重違反監規、充當牢頭獄霸等行爲,監獄人盡皆知,減刑公示面臨質疑風險。來自山西省紀委監委的調查結果顯示,爲了規避風險,讓任愛軍順利出獄,省監獄管理局有意調換他到新的監獄,並指令之前的監獄准備減刑材料,再由新監獄提出減刑意見。

  諸如,晉中監獄用汾陽監獄弄虛作假給予任愛軍的獎勵積分,和相關僞造的減刑證明材料,提請將其刑期由無期徒刑減爲有期徒刑;臨汾監獄以晉中監獄認定的任愛軍具有重大立功表現爲由,提請對罪犯減去有期徒刑三年。

  任愛軍身上,外人弄不明道不清的“能耐”,對此,汾陽人王敏記憶深刻。

  2005年8月,王敏和任愛軍同在汾陽監獄服刑。一天夜裏,王敏所在監區的服刑人員翟某去了任愛軍所在的監區吃飯喝酒。回到本監區後,翟某借酒撒潑,對獄友大打出手,並聲稱自己“是小四毛的兄弟,誰敢動我”。時值王敏值夜班,他出面勸解了翟某,並將其攙扶回監室,沒曾想翟某在監室又和獄友動手,被打傷。

  任愛軍得知此事後,直接闖到王敏所在監區,在值班管教的眼皮底下,暴打王敏。事後,監獄方既沒有對任愛軍作出懲罰,監獄長承諾要給王敏的“合理解釋”也沒有下文,王敏自覺身體和尊嚴都受到嚴重傷害,便做出自焚的極端行爲。最後,他雖撿回一條命,但面部和脖子留下大面積燒痕,耳朵也燒掉一只。

  2016年出獄後,王敏在網上發帖,實名舉報此事,並揭露任愛軍服刑期間,在獄內恣意妄爲。“別的犯人需要出去幹活才能夠獲得成績,但是小四毛卻不用幹活就可以獲得比別人高很多的成績。生活上,別的犯人都是幾個人擠在一間屋子裏,吃大鍋飯,而小四毛卻在監獄住單間,自己開小竈,甚至經常有外界的朋友進來找他喝酒聊天,上午下午都可以來人。”

  C

  坊間稱其“黑道新貴”

  面相儒雅卻心狠手辣

  滲透“官場”如魚得水

  1996年第一次出獄後,任愛軍不再滿足于當馬仔,開始自立山頭,他從緬甸走私回槍支彈藥。依靠槍支彈藥武裝廣收門徒,壯大勢力,被坊間稱爲“黑道新貴”。

  “一丁二偉曹三胖,四毛五拐六和尚”,橫批“滿林爲大”,上世紀九十年代,這是當時山西盛傳的“黑社會大哥排行榜”,指的便是丁巍、林宏偉、曹志生、任愛軍、郭喜平和李滿林等人。

  坊間評價,七人當中,當屬任愛軍最爲心狠手辣。黑社會集團成員傅某因說了幾句對任愛軍不滿的話,被其一夥毒打致肋骨和雙腿骨折、脾出血,最後花9萬元才得以“贖身”;1997年,李某因在任愛軍的賭場借了幾十萬元沒按期還,被任愛軍的人找到後,用鐵錘打斷雙腿,家人連夜借了錢還上才作罷。

  本世紀初,全國性的“打黑除惡”專項行動打響,在這場打黑戰役中,以李滿林、任愛軍、吳堯、林宏偉、王貴生、丁巍、樊振文、王曉輝、曹保全等人爲首的11個黑社會性質犯罪集團遭到覆滅性打擊,除“五拐”米新民因早在1990年代末捅死“道上”另一大哥而亡命天涯外(後于2014年落網),其余人均被抓獲。

  被一網打盡的黑老大幾乎都被判處死刑或死緩,但任愛軍例外,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綁架勒索罪、搶劫罪、非法拘禁罪、故意傷害罪、非法持有槍支罪、賭博罪、洗錢罪等14項罪名在身,卻被判處了無期徒刑。

  曾有媒體如此形容任愛軍:“面相儒雅、白白淨淨、文質彬彬,待人謙和有禮貌,初始之人若無深交,只當其面白書生。”多位知情人士認爲,這也是任愛軍能滲透進“官場”並如魚得水的重要原因之一。

  6月初,當記者來到任愛軍曾經位于太原市華辰大廈(也稱紫晨大廈)的辦公地點,分設在兩層樓的辦公點均已關門,其中一處還有撕掉的查封條殘留。物業工作人員告知:“早就沒人了,2018年初就沒人了。”根據天眼查信息,以任愛軍的哥哥任愛平持股85%的某公司,注冊地址即華辰大廈。

  D

  倒下的多米諾骨牌

  “小四毛”牽出腐敗窩案

  山西政法系統90余名公職人員牽扯其中

  有消息稱,任愛軍數次減刑出獄,均系其原配妻子張天舒運作,但其出獄後不久,夫妻反目。隨後,張天舒開始實名舉報任愛軍減刑出獄一事。

  任愛軍是倒下的第一枚多米諾骨牌。

  繼2018年初,以任愛軍爲首的涉黑團夥被再次成功打掉後,山西省監獄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王偉,省監獄管理局副巡視員高奇,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原專職委員關中翔,山西省檢察院原副巡視員賈文聲同時被“雙開”、移送司法。4人的處分通報中均有“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濫用職權”等違法違紀行爲。

  事實上,與任愛軍案緊密關聯的,不僅僅是這4名廳級幹部。山西政法系統共有90余名公職人員牽扯其中,法院、檢察院、監獄、公安機關均有涉及。包括山西省檢察院副檢察長秦文峰,晉中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常務副局長孫泉,臨汾中院審查庭副庭長刑銳,曲沃監獄看守大隊大隊長裴軍亮,太原市檢察院檢察長周茂玉,晉中市榆次區檢察院檢察長幹晉左,運城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馮文等局級幹部。

  山西省紀委常務副書記、省監委副主任、專案組組長陳學東總結:“這起案件是一起監獄、法院、檢察、公安系統人員和‘黑’律師交織的司法腐敗窩案。”

  截至去年9月,任愛軍案件的事實基本查明,山西高院、臨汾中院、太原中院依照審判監督程序,撤銷對任愛軍犯罪服刑期間的違規違法減刑,恢複執行無期徒刑。臨汾監獄黨委書記、監獄長楊磊等12名違紀違法情節特別嚴重、涉嫌犯罪的人員已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其他涉案人員嚴格依紀依法進行了處理。

  2019年5月29日,山西省太原市檢察院發布消息,依法決定對任愛軍等人黑社會性質組織案提起公訴。

舉報 返回頂部

‹ 上一主題|下一主題